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中心概况  科学研究  研究人员  人才培养  学术交流  运行管理  校内外平台  开放基金 
站内搜索:
 
   
 
 首页 
 中心概况 
 科学研究 
 研究人员 
 人才培养 
 学术交流 
 运行管理 
 校内外平台 
 开放基金 
 
  路带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路带资讯 > 正文
 

西方甩锅和误解中国的根源:中东欧国家疫情进展与评估报告(2020.5.27-28)

日期:2020/05/29 作者: 点击:[]

疫情大数据

中东欧17国新冠肺炎情况统计表

机遇和挑战:斯洛文尼亚如何推进“17+1”合作

首先,我们需要强调对“17 + 1”倡议的支持,该倡议将那些贯彻欧洲价值观、原则和政策的欧盟国家和候选国家汇聚在一起。斯洛文尼亚参加了“17+1合作”的所有重大活动。斯洛文尼亚已正式牵头负责“17+1”林业合作协调机制。2014年9月我们曾举办过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高级别智库研讨会,2019年9月在布莱德举办了第六届研讨会。斯洛文尼亚参加了2019年11月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设有国家展以及冬季运动产业的专展。中国和斯洛文尼亚在高科技领域开展了合作项目。斯洛文尼亚和中国在各个领域都建立了合资企业,例如电动汽车部件、高性能计算和云计算、航空技术、汽车、电动汽车和制药。

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危机带来了许多挑战。这一全球卫生危机的经济影响将是深远的,斯洛文尼亚的经济和公共财政也面临着压力。国际金融机构的预测是悲观的,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大规模的封锁将导致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欧盟委员会对欧元区最新的预测也很悲观,预计今年的GDP将缩水7%。工业、交通和旅游业的关闭给企业带来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无一例外。但同时让我们感到更乐观的一点是,希望这场危机不会持续太久。根据上述欧盟委员会的报告,对明年的预测则比较鼓舞人心,预计斯洛文尼亚2021年GDP将增长6.7%,而2021年下半年我们将第二次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在采取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以及保障公众健康的措施后,我们最关注的是如何恢复经济。我国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来应对危机,以推动国民经济走向复苏。

我们对“17 + 1”框架的期望是非常注重结果的,而推动经济增长的目标应该是我们的主要动力。鉴于此,对于欧洲公司来说拥有同样的市场准入是十分重要的。斯洛文尼亚认识到有必要利用如透明、机会平等和规则稳定这些普世价值观和基本经济原则。

斯洛文尼亚继续致力于与“17+1合作”的所有伙伴开展密切合作,以实现我们的共同利益,同时取得实际成果。

 

崔洪建博士(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中国-中东欧国家全球伙伴中心秘书长):

中东欧国家应合作抗疫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不断发展变化,欧洲疫情正在缓解是一个大好消息,它不仅意味着全球疫情正得到有效抑制,也意味着中欧抗疫合作正在进入新的阶段。

疫情使得全球陷入一种失衡状态。首先,防疫抗疫成为包括中欧在内的各国和地区的首要议程和政策优先,打破了原有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平衡。这种状况有其必要背景和需求但难以长期持续,否则将加大经济社会负担并放大疫情带来的次生灾害。如何及时、正确、有效地退出这种非常状态,并逐渐恢复政策平衡,是中欧各自面对但又密切相关的共同课题。

其次,疫情发生有先后、疫情变化分阶段,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影响不同,这造成了国际关系的扭曲和国际格局的失衡。国家间的正常交往和既定议程被迫改变,各方对新环境和新常态都需要积极适应。中欧之间原有的平衡议程受到影响,双方需要重新界定排序,确立新的平衡的合作议程。

最后,国际行为体之间相互认知和务实合作之间的平衡被打破。舆论互动成为疫情期间主要的外交方式,“隔空交流”增大了相互间误读误判的可能性,同时经济社会停摆和人员交往的暂停削弱了实质性合作。中欧之间的合作互信基础受到负面影响,欧方对“叙事之争”的判断会和之间已经出现的对华认知偏差一道,加大中欧之间的认知差距。

因此中欧有必要采取共同行动摆脱上述失衡状态,尽早实现再平衡。首先,中欧应当以启动领导人会晤为契机,将防疫工作长期化、常态化与公共卫生合作的机制化、多边化相结合。除了中国与欧盟层面合作,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公共卫生合作应当成为有效补充和先行示范,合作机制与具体项目配套推出,并将中方与中东欧国家已有医疗和物资合作与欧盟框架内合作进行有效对接。

其次,要尽快协调复工复产恢复经济举措,减少贸易投资损失,确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为此中欧应对现有产业链、供应链依存度进行全面评估,确定重点领域并提出具体目标。疫情会加快欧盟面向中东欧地区的产业布局调整,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应当在现有合作框架内对这一动向进行积极评估和响应。

最后,中欧应就新常态下的外交和舆论互动建立共识,在信息甄别、处理和交流上确立规则,避免认知差距加大损害双方政治互信。当前中欧相互认知问题在欧洲呈现出国别和地区差异,多数中东欧国家相对客观的对华认知可以在欧盟层面起到抑制消极面、促进积极面并维护平衡的作用。

原航博士(四川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四川大学-华沙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

新冠疫情对欧盟的影响有很多方面。本短文聚焦其中一个方面,即社会维度。疫情对欧盟的社会维度有何影响?

社会维度是与经济发展和卫生健康联系紧密的一个维度,是关于“人”的维度。该维度涵盖就业、社会保障、社会救助等内容。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经济一体化引发了欧洲成员国社会政策趋同的需求。在形成共同市场的过程中,劳动力自由流动和相关劳动权益保障等社会政策议题要求成员国政府和欧盟机构加强协调,减少社会政策上的壁垒。社会政策不再只是欧盟各成员国内部的事。尽管成员国仍旧是制定各国社会政策的主要力量,它们在加强协调的同时也将一些权力赋予欧盟机构,建立了欧洲层面的最低标准。欧洲一体化的社会维度(social dimension)逐步发展起来。欧盟层面的社会政策逐步形成,其内涵不断扩展和深化,涉及劳动力流动、就业平等待遇、健康和安全以及工作条件等。

欧盟社会维度的发展是曲折的。二战后,随着凯恩斯主义流行,西欧国家普遍建立了福利制度,得到大众广泛支持。1970年代后,新自由主义思潮在西欧各国逐步兴起,在资本强大、工会式微、强调效率的背景下,战后建立起来的福利制度和社会政策受到质疑,日益面临改革和收缩的压力。欧洲的公共政策(包括卫生健康)投入不足的问题逐渐变得突出。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2019年,容克领导的欧盟委员会高度重视并努力推进社会政策,提出了社会权利的欧洲支柱(The European Pillar of Social Rights),强调在21世纪的欧洲实现公平和良好运行的劳动市场和福利系统至关重要的20项原则和权利。2019年底冯德莱恩领导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提出地缘政治和气候变化等优先领域,在社会维度也推动一些讨论。例如,作为可持续发展的三大部分之一的社会可持续性(Social Sustainability)的概念和基准等。

2020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欧洲严重蔓延,在就业和社会保障等方面产生了严重影响,日益引起了人们的重视。欧盟委员会启动了共同应对(The common EU response to COVID-19)和全球响应(coronavirus global response),提出欧盟机构和成员国一道“缓解疫情爆发的社会经济影响和保障就业”,优先事项中包括支持工作岗位、商业和经济。5月,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Valdis Dombrovskis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新冠病毒像一颗小行星一样已经撞击了我们,在欧洲经济中留下了一个弹坑形状的洞”,“在此阶段,我们的焦点是投资公共健康、保护就业岗位和企业”。负责就业和社会权利的委员Nicolas Schmit警告说,疫情的打击“在不同国家和部门之间是不平衡的,欧盟的碎片化可能导致社会危机”。他指出有超过3千万人处于暂时或部分失业中。一些少数群体如移民、残疾人、罗姆人社区成员和年轻人等,在进入劳动力市场和获取危机时刻的社会保护方面,面临更多困难。为了防止大规模的失业和破产,当前欧盟已经放弃了财务规则手册,以便成员国可以筹集足够的资金拯救经济。经济委员Paolo Gentiloni也指出,“此次危机前我们面临的挑战并未消失。当我们展望未来,我们的投资和改革目标必须依然聚焦于绿色和数字化转型成功以及确保社会公平”。可持续发展有三大支柱,经济、环境和社会。欧盟强调绿色转型和社会公平,实际上是着眼全面的可持续发展。因此,可以看出,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欧盟在抗击疫情和之后恢复经济社会正常运转的过程中,将会继续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

当然,在可持续发展的三大支柱中,经济是欧盟的最优先议题,环境保护也是核心议题之一,社会议题会尽管相对而言尚处于不很突出的地位但会得到更多关注。当前,欧盟依然面临社会保护方面的差距。正如欧盟官员承认的,疫情显示了强大的社会保护体系的重要性,但是也会加剧一些群体被排除在外的后果,如自由职业者已经被危机严重影响。疫情也暴露了卫生健康工作者面临的令人堪忧的条件。这些都是欧盟未来应着力改善的地方。

 

彭成义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甩锅”背后的深层逻辑——一个基于非理性哲学的视角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围绕其的剧情已出现巨大反转。美欧一些国家在早期因傲慢和偏见而白白贻误抗疫战机之后,近来在抗疫方面则是面临涣散和无奈的窘境。而随着疫情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和情绪相继显现,一些政客也开始甩锅中国以躲避和转移民众的怒火。可以说由美国一些政客掀起、其它一些势力逐渐跟进的诬陷中国的舆论围剿和“追责索赔”浊浪正在愈掀愈高,大有黑云压城之势。一些乐观论者认为当前针对中国的舆论围攻只是一些民粹政客为一己或一党私利进行的政治秀,并无太强民意基础,更不会形成全球“围攻中国”的“统一战线”,再加上他们提出的所谓“追责索赔”缺乏事实依据、法理依据,掀不起大浪,维持不了多久。这些认识低估了中国国际环境面临的挑战和危险。事实上,近年来民粹主义在西方高涨,这些民粹政客上台也并非没有民意支持,而且疫情作为催化剂,只会使得西方在右翼民粹化的轨道上加速前进。所以有必要对这些政客“甩锅”背后的逻辑进行深度的哲学层面的考察,以期未雨绸缪,做好应对预案。

众所周知,包括国际政治在内的主要社会科学都有一个重要的假设前提,即国家和个人是理性的行为体,但如果这个重要的“理性”假设前提不存在呢?比如被西方主流传统不容而被讥讽为“非理性哲学家”、“悲观主义大师”的叔本华就认为表象世界背后的深层逻辑是包括七情六欲的“意志”,后者我们可以理解为感性或者非理性的所有面向。他将世界(也包括个人)比喻为“一个勇猛强壮的瞎子背负着一个能给他指路的亮眼瘸子”,认为瞎子而不是亮眼的瘸子才是个人及人类历史的驱动力。事实上,叔本华关于意志决定意识的洞见已经被最新的神经科学和大脑科学发现所证明,比如乔治·莱考夫和马克·约翰逊的专著《肉身哲学:亲身心智及其向西方思想的挑战》就发现我们能意识到的思维活动只占我们所有思维活动的5%或者更少,只是冰山一角。

古今中外不少有着真知灼见的哲人都对西方的理性逻辑传统进行了彻底的揭露和批判。比如古希腊戏剧家阿里斯托芬在《云》中对苏格拉底进行了无情的嘲讽,认为这些脱离实际的哲人为了追求哲学而不惜牺牲整个社会。继承叔本华批判精神的尼采,在其《悲剧的诞生》中也对苏格拉底开创的理性传统进行了一针见血的剖析和鞭挞。这在中国“文以载道”传统的对照下就看得很清楚。儒家文明的开创者孔子所主张,并带领历代文人墨客孜孜以求的,就是在感性的面向精耕细作,正如儒家典籍《礼记》所言:“故人情者,圣王之田也。修礼以耕之,陈义以种之,讲学以耨之,本仁以聚之,播乐以安之。”西方传统的结果,借用庄子的话,就是“遁其天,离其性,灭其情,亡其神,以众为。故卤莽其性者,欲恶之孽,为性萑苇蒹葭,始萌以扶吾形,寻擢吾性,并溃漏发,不择所出,漂疽疥癕,内热溲膏是也”。庄子的大意就是揭露和警告人们没有按照本性生活而导致的浊欲横流的场面和后果。顺着这种视角,我们也就不难理解20世纪著名法兰克福学派理论家马尔库塞在《爱欲与文明》及《单向度的人》中的发现。他将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和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分析结合起来,本来文明的成果是通过对性的自我压抑和升华而实现的,但是西方文明走到现当代则生产了很多“虚假的需求”,并导致了一个情色泛滥的社会,结果就是中性的力比多(弗洛伊德的概念,指欲力)无法升华为带有文明特征的爱欲,而是退化为了赤裸裸的性经验和性满足。

顺着这种思路,对于当前美国社会在疫情冲击之下理性力量逐渐被非理性力量压倒也就不难理解和想象。美国作为自由民主的先行者和试验场,其充斥的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和六欲(眼、耳、鼻、舌、身、意)在“自由”的名义下走到极致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不少美国民众呼吁逮捕比尔盖茨,而且在白宫请愿网站要求对其基金会展开彻底调查的签名高达55万多就不足为奇。当然,辩证地看,美国社会也不乏理性的声音,但是从面上来说当前的非理性或是占了上风。

 

马塞拉·穆萨贝留博士(Marsela Musabelliu,阿尔巴尼亚全球化研究所):

国际指责游戏:引发不确定性、掩盖实际问题

两个半世纪以前,伏尔泰写道:“我们必须认识到巨大的责任与强大的力量密不可分”。在21世纪的全球化世界中,权力和责任是我们赋予政府的两个概念。随着国家之间相互依存的加深,“大国”被期待在国家范围内和世界舞台上“负责任”。

2020年,特朗普将COVID-19罪责转移给中国的行为,在所有受病毒影响的国家中造成了冲击。事实上,欧洲国家甚至也早已开始指责游戏。美国头号政策制定者的言论似乎让跟随者们坐上了云霄飞车,他们显然只需要在争论中点燃一点火花,就能点燃自己的利益和议程。然而,对于欧洲来说,特朗普非常怪诞和浮夸的叙述必须适应欧洲大陆的政治话语,这更加微妙和虚幻,但又有一个同样的目标:指责中国(就像特朗普那样)。

欧洲政界人士立即开始了这场相互指责的游戏,他们直接引用了前意大利内政部长、副总理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的话。萨尔维尼在意大利一直是一个两极分化的人物,他的政党Lega Nord是一个极右翼政党(主要信念是民粹主义、地区主义、欧洲怀疑主义和反全球化),在意大利的国内和国际事务中一直走一条有争议的道路。萨尔维尼在意大利媒体上的声明只是简单地模仿了蓬佩奥的话,很好地迎合了地中海的公众。

2020年5月5日,意大利最古老、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晚邮报》刊登了题为“特朗普和萨尔维尼要求中国为COVID-19赔偿(但能做到吗?)”的文章。即使在自己的领土上,意大利媒体显然也不认可萨尔维尼。米兰国立大学的国际法教授曼利奥·弗里戈(Manlio Frigo)向意大利公众澄清了一个问题:在我看来,开启一条司法战线的可能性很低,这似乎是一种科幻小说式的假设,并声称主权豁免的原则已载入许多条约,并且还存在一系列不成文的国际法规则。例如在1076年,美国批准了《外国主权豁免法》,规定外国不能在美国法院被起诉,这一规定使得特朗普宣布的行动有不可逾越的障碍。2004年联合国通过了《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该公约改变了一系列处理国家间关系的习惯规则,在此问题上管辖着国家之间的关系。此公约也将防止中国政府在法庭上被起诉。

因此,萨尔维尼(或是特朗普)知道无论从任何角度考虑,都没有可行的方式来提出他们的主张,但是为什么要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指责呢?

我认为这种行为有三个主要动机:转移人们对现实问题的注意力,推动自己的议程,并通过争议而使自己的观点广泛传播。

阿尔巴尼亚案例

据说模仿是最真诚的奉承。显然,一些阿尔巴尼亚政客完全在实践这句话。他们通过模仿特朗普、萨尔维尼等人的言行,将其改编成适合阿尔巴尼亚公众的故事,导致一些非常荒谬的声音出现在屏幕和报纸上以迎合这场国际谴责游戏。这个名单比较长,但我们选择了三个名字:特里坦·谢胡(Tritan Shehu)、阿吉姆·内舒(AgimNesho)和克里什尼克·斯帕休(KreshnikSpahiu)。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这些人都在大声疾呼支持所谓“指责战线”。

特里坦·谢胡是右翼民主党的政治倡导者,他在过去就表现出对中国的敌意,但这次他的语气更加戏剧化。他是阿尔巴尼亚第一个把病毒和爆发地联系在一起的人,通过引发辩论吸引读者。在他的社交平台和国家视觉媒体上,他就COVID-19的爆发提出了一些非常有问题的论点,然而,除了几分钟的播放时间,公众并不买账。阿吉姆·内舒,曾在1996年至2005年间担任阿尔巴尼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并于2005年至2006年间担任驻美国大使。截至2019年年底,前社会党成员一直难以找到新的政治联系,直到内舒于3月初出现在总统旁边,本质上支持另一支政治力量。然而,在最近的媒体露面中,他利用一切机会支持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主张,提出政治制度的冲突—中国正努力成为后COVID-19时代的霸主。克里什尼克·斯帕休是民族主义运动领袖的缩影,他在被他的同盟者排斥后离开了阿尔巴尼亚。他在西欧的新居所公开露面,谈论的话题是潜在的新“冷战”,并声称国内企业撤出中国、投资本国的时机已经成熟。和其他人一样,他的声明并没有引起共鸣。

在试图效仿美国和欧盟的政治对手时,上述阿尔巴尼亚政客们并未为他们的论证找到肥沃的土壤。他们的观点似乎只是一些吸引媒体注意的噱头。

有时信息传播者和消息一样重要

上述阿尔巴尼亚政客的共同之处在于无足轻重和追随者少。有时他们还因所谓的侵略性、腐败、裙带关系、滥用公职和资金等而受到指责。在试图恢复自己在民众心目中的政治形象时,他们发现通过相互指责和玩推卸责任的游戏更容易引发争议,从而希望这能让人们忘记自己的真正立场,或试图从西方志同道合的政治同僚那里吸引同情(甚至是资本)。

当观察这种具有阿尔巴尼亚特色的国际责备游戏时,可以清楚地表明它并没有受到公众的欢迎,也没有引起任何相当大的关注。不仅因为它没有任何合理的基础,而且还因为这一理论的提倡者只是日常政治话语中微不足道的人物。

 

疫情动态

希腊

当地时间5月26日,希腊负责危机管理的民防部副部长尼科斯·哈达利亚斯(Nikos Hardaalias)表示,鉴于希腊的在抗击新冠病毒肺炎方面取得了显著性成果,当局决定取消由他和希腊著名传染病专家齐奥德拉斯教授共同主持的新冠疫情发布会。

根据记录,希腊从3月16日起开始每天通过电视媒体宣告本国有关疫情的发展,5月11日希腊逐步解除封锁后,每日疫情发布会改为每周更新3-4次,分别在周一,三,五及周日。截至5月26日,卫生当局已召开了72场疫情发布会。

齐奥德拉斯回顾了他与另外26名健康专家在抗疫期间的通力合作,以及在公众尚不明确新冠病毒严重性的情况下,本着诚实和对科学的坚定信念,努力向大家解释有关疫情的相关数据。现在,齐奥德拉斯俨然成为希腊流行病领域的权威专家,也与希腊民众建立了亲密无间的信任关系。他表示,疫情已趋于稳定,一切渐渐恢复,他也该回归本职工作。

但他特别强调,新冠病毒并未走远,很易死灰复燃。他建议所有人至少在短期内继续遵守健康规定,一旦出现疑似症状,要及时就医。

捷克

5月27日开始,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之间的人员自由流动恢复。外交部长托马斯·佩特里奇克表示,如果能在48小时内返回捷克,就无需进行强制性的COVID-19检验和随后隔离的义务。同样,斯洛伐克公民在访问捷克时也是如此。如果超过了48小时,人们仍然必须证明自己的冠状病毒检测阴性或接受检疫。

捷克政府通过了一项税收计划,将住宿服务以及参加文化和体育赛事的增值税(DPH)从15%降至10%。10%的增值税率也应适用于桑拿浴室和健身中心等企业。3.5吨以上卡车的公路税也将降低20%。政府还将在6月至8月期间免除对员工人数不超过50人的小公司的社会保障金缴款。但是,作为回报,雇主不得解雇超过总人数十分之一的员工,并且与三月份相比,夏季月份的工资不得降低。

从5月26日起,捷克的超市,杂货店和药店结束了老年人的预留购物时间。8:00-10:00不再只为老年人开放,所有年龄段的购物者都将能够入内购物。

罗马尼亚

5月26日,罗卫生部长Nelu Tataru表示,从6月1日起将采取新的放松措施,例如重新开放室外餐厅(露台),但前提是要保持物理距离。海滩可能会在6月15日重新开放,从7月至8月开始,罗马尼亚人可能会过上“准正常的生活”。政府将对自5月15日之后的14天管制放松期进行评估,并择期宣布6月1日之后的放松措施。

斯洛文尼亚

斯洛文尼亚驻欧盟大使表示,在欧委会建议的欧盟基金分配方式中,斯洛文尼亚认为应考虑国家的发展程度、失业率、出口的下降程度以及经济的开放程度。斯洛文尼亚正在密切关注这一分配标准的制定工作。斯洛文尼亚希望欧盟制定一个有雄心的财政框架。斯洛文尼亚希望加大聚合基金的规模以及灵活性,因为这一基金是应对疫情影响的关键。

波兰

波兰基础设施部副部长马尔钦·赫拉瓦(Marcin Horała)在社交媒体上宣布,波兰将分三个阶段逐步恢复因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而取消的客运航班。

第一阶段从6月1日开始,国内客运航班将复飞。在第二阶段,波兰将逐步恢复与疫情得到控制的其他欧盟国家之间的客运航班。赫拉瓦表示,波方正与相关国家进行磋商,预计7月中旬可以实现第二阶段的复飞计划。在第三阶段,洲际客运航班复飞,前提同样是目的地国家的疫情得以控制。

赫拉瓦称,复飞计划要根据疫情形势的变化进行调整,因此暂未明确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具体时间。航班恢复以后,各方需严格遵守防疫规定,如保持社交距离,这也意味着飞机上需要留出空位;体温检测;每趟飞行之后对飞机进行消毒;要求上飞机的人员佩戴口罩等。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波兰自3月15日起恢复申根区内部边境管控,并取消了所有国内外客运航班,但货运并未受到限制。根据5月24日生效的波兰政府令,国际客运航班禁令将被延长至6月6日,国内航班禁令延长至5月31日。

斯洛伐克

欧盟在新冠危机中考虑为成员国提供7500亿欧元的一揽子经济支持计划。斯洛伐克将会得到80亿欧元资金支持,媒体舆论现在开始讨论如何有效运用欧盟的资金,人们担心的是斯洛伐克是否可以快速、有效且无腐败地运用资金支持本国的经济发展。

匈牙利

匈牙利财政部副部长表示,由于政府发布了优惠偿还部分贷款的措施,在2020年,公共和私人部门将会获得额外的2万亿福林用以发展经济。除了政府其他的经济保护措施之外,这一暂停偿还贷款的措施带来了切实的帮助。根据最新的数据,在这一政策的帮助下,公共部门有40%的员工有能力继续偿还其他贷款。70%的大企业和40%的中小企业也决定继续偿还其他贷款。匈牙利已经赢得了一场抗疫的战斗。这不仅是因为防疫措施本身有效,也是因为保护经济的措施有效。在西欧国家,贷款相关的优惠措施范围远不及匈牙利,其时间基本只有三个月,而匈牙利的这一措施持续到年底。这是前所未有的。

匈牙利外交部长表示,在与奥地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外长进行会谈后,各方均表示,鉴于四国互相依赖的程度很深,预计将会在6月中旬取消对其他三国的边境管控措施。匈牙利放松边境管控的经验已经为其他三国提供了参考。匈牙利外长还将与波兰和斯洛文尼亚外长举行会谈,商讨放松边境管控的事宜。

保加利亚

自5月25日起,保对所有入境的国际陆运(含客运和货运)司机免除14天强制隔离令。

保幼儿园和托儿所从5月26日起开始重新开放。索非亚的176家幼儿园和24个独立的托儿所重新开门。根据卫生部的建议,幼儿园和托儿所每天必须消毒四次,每15分钟消毒一次卫生设施,操场也要进行消毒;建议儿童更多时间待在户外。

从5月26日起,允许举办文化和娱乐活动(包括剧院,音乐会,舞台活动,舞蹈,创意和音乐艺术课程,以及法人和个人的娱乐活动等),规定室内场所最多可使用30%的最大使用容量,室外场所最多可使用50%的总使用容量。团体活动不超过20人且每4平方米区域不超过1人。

塞尔维亚

塞卫生部27日宣布,在过去24小时内,有一人因冠状病毒感染而死亡,并确认了48例新感染患者。塞尔维亚共有11275人被感染,其中6277人康复。自从冠状病毒流行开始以来,已有240人死亡,死亡率为2.13%。

塞尔维亚实施新的防疫规定。从6月1日起,所有没有症状,想对抗体进行快速血清学检查的公民将能够以1200第纳尔的价格进行此项检查。需要强调的是,这些测试不是强制性的,只能根据个人要求进行。从6月1日开始,只要观众之间保持一米的距离,户外运动比赛可以允许有观众。自6月1日起,露天聚会最多可容纳1000人。

5月26日,中欧班列专列抵达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该专列满载294.42吨国际合作防疫物资,支援塞尔维亚及周边国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从今年1至4月,在中欧班列运输了8,000吨用于抗击疫情的医疗物资。

克罗地亚

克民防总部近期又实施了放松管制的政策:

1.取消了禁止40人以上的聚会和公共活动的限制,只要遵守公共健康局防疫守则和其他防疫相关规定。2.户外体育比赛从5月30日起恢复,不允许有观众,室内比赛从6月13日起。3.自5月29日起,取消婚礼、葬礼只能由家庭成员参加的禁令,只要遵守公共健康局的防疫守则和其他防疫相关规定。4.在农贸市场允许贩卖鲜花以及所有因疫情被限制售卖的产品。5.解除周日不允许营业的限定,所有商场周日可以照常营业。

欧盟委员会提出一个总额7500亿欧元的经济复苏计划,在这个计划当中,克罗地亚将获得超过100亿欧元的资金,其中73亿是无需返还的赠予资金,另有26.5亿是优惠贷款。克总理说,为了使克罗地亚尽快摆脱危机,这笔资金将在未来4年内支付给克罗地亚,有了这笔钱,克罗地亚可以保持就业率,并朝着预期的方向前进,这是尽快从新冠疫情中走出来的一个重要因素。

拉脱维亚

拉脱维亚卫生部长Ilze Vinkele指出拉脱维亚将根据14天内的发病率来决定是否与其他国家恢复航空旅行,标准为每10万居民中不得超过25例。目前在欧盟成员国内部COVID-19发病率过高的六个国家包括瑞典(74.7/100,000)、英国(65.9/100,000)、比利时(41.5/100,000)、爱尔兰(40.6/100,000)、葡萄牙(31.5/100,000)、马耳他(25.6/100,000)。同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不建议居民去国外旅行,特别是那些14天内发病率超过25或者接近25个的国家,并建议人们仔细评估冠状病毒的风险。接近25个病例的国家包括西班牙(21)和意大利(20.1)。在波罗的海国家中,发病率大致相同,其中拉脱维亚为6.1例,爱沙尼亚为6例,立陶宛为5.9例。因此波罗的海国家内部相互边界开放,跨越边境的居民不需要自我隔离。

北马其顿

北马政府表示,北马即将进入新的阶段,但这不意味着战胜了病毒,特别是在人体免疫系统能够自主抵抗病毒,或者疫苗得以上市使用之前。任何不遵守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的行为,都会导致前期的抗疫成果付之东流。对北马来讲,急需社会恢复正常,政府和议会运行尽快恢复正常。因此,在国家紧急状态结束之后22天内将举行大选。

立陶宛

周三,立陶宛政府放宽了疫情管控条件。从6月1日起,立陶宛允许咖啡馆和娱乐场所营业时间不再设置限制。并且从6月开始立陶宛与拉脱维亚的边界将完全开放自由行动,不再需要任何边检和检查。立陶宛财政部长表示,过去几年里立陶宛经济泡沫规模显著下降,这归因于公众意识的提高。但是,部长也警告说,冠状病毒危机导致的经济泡沫可能会再次开始增长。

黑山

黑山总理表示,任何企图威胁黑山和平、稳定和独立的企图都是徒劳的。任何这样的企图将会受到黑山严厉的制裁。当前这种企图并不频繁,但是已经很明显了。由于黑山政府政策的成功以及欧洲的民主标准,这一类破坏性企图势必会失败。针对若干非法聚集的事件,总理表示,黑山政府将保证所有人的自由和权利,因此政府有责任那些违法者将不会威胁其他人的健康。在保护公众健康方面,应该一视同仁。

 

疫情社会经济影响

希腊

5月27日,欧盟委员会通过7500亿欧元的抗疫复苏法案,并酝酿未来7年总值1.1万亿欧元的欧盟预算及抗疫复苏基金。欧元兑美元1小时涨近百点,升至4月初以来新高的1.1030。其中,希腊将获得225亿欧元的资金。

随着新冠疫情封锁限制的解除,5月25日,餐饮行业迎来了重新开业,一项由零售消费品研究院(IELKA)发布的研究发现,今年有三分之二的消费者不打算去任何餐馆,剩余的三分之一的希腊人今年不会有度假的安排。研究结果显示,在参加调查的1,050人中,有一半人表示,出于担心新冠病毒的传播,他们今年不打算去餐厅用餐,另有17%的人说他们不想再去任何一家餐厅。只有33%的受访者表示打算在今年某个时候去餐厅用餐。此外,十分之四的希腊人表示,由于受到新冠病毒的困扰,他们今年将会减少日常的外出。30%的人认为他们今年将无法休假,8%的人声称直到2021年才可能会选择休假。共有24%的人表示,他们不会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度假照常进行。在接受调查的人中,有37%的人希望在8月休假,从7月开始休假的比例为16%,从夏天到年底为止的休假比例为15%。

斯洛文尼亚

手工业和小企业商会呼吁政府制定第四套经济刺激计划,以帮助所有预计不能在第三套经济刺激计划中得到足够帮助的企业。第三套刺激计划尚在议会讨论进程中,该计划将会对短期工作进行补贴,以帮助餐饮业和旅游业。政府已经建议议会将这一措施延长至六月底。这一延长十分重要,因为很多企业在一段时间内都得不到订单。来自于基层的信息显示,第三套计划将会帮助企业留住雇员。所以手工业和小企业商会呼吁进一步延长这一补贴时限,而且还呼吁扩大补贴范围。

罗马尼亚

5月20日,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市红龙市场恢复营业。红龙市场是中东欧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因疫情关闭2个多月。正常营业后市场管理方在入口处为汽车消毒与检测人员体温,做好防控工作。

近日,旅罗青田同乡会和罗马尼亚华商联合总会收到了北京市统战部、北京市海外联谊会空运快递寄来的防疫中药爱心包裹。红龙批发市场恢复营业第一天,带着祖国侨务部门的爱心和关怀、支持海外侨胞抗疫的中药包分发到侨胞手中。目前罗马尼亚侨胞无一感染新冠病毒,侨胞们感谢祖国的领导和亲人,感谢祖国的关爱。

保加利亚

2020年5月25日,中国驻保加利亚大使董晓军与旅保华侨代表举行视频连线会议,就保加利亚当前疫情形势和旅保侨界继续做好疫情防控进行交流。董大使指出,保加利亚近期陆续松绑一系列疫情防控措施,进入抗疫防疫和恢复经济并举的“新阶段”,但这并不表示保加利亚的疫情已经或即将过去。在任何情况下,使馆都是旅保侨胞的坚强后盾。使馆将始终践行“外交为民”宗旨,竭诚为侨胞服务,切实保障侨胞的安全健康,维护侨胞的正当权益。

2020年3-4月,保加利亚国家铁路的乘客量下降60%,尚不清楚运量减少导致的经济损失数额。铁路公司表示,在近期取消限制性措施后,乘客人数略有增加。但防疫措施仍然有效,要求乘客戴上口罩并保持物理距离,对路线上的车站进行消毒。目前,所有列车都按其正常时间表运行,尚不清楚夏季是否会提供特殊优惠以吸引更多游客。2020年3-4月,保加利亚地方政府的收入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1%,因税收收入下降了45%导致。市政当局在两个月内损失了1.6亿列弗。

斯洛伐克

斯洛伐克最新数据显示,3月份登记失业率仅增长0.14个百分点至5.19%时,4月份却大幅上升了1.38个百分点至6.57%。很多公司强行冻结了招聘并取消了对其运营并不重要的职位。疫情的另一个副作用是斯洛伐克人大量从国外返回,因为东道国经济衰退导致他们变得多余,同时斯洛伐克疫情没那么严重。根据统计局的数据,失业率可能达到两位数的水平,斯洛伐克上一次达到这个水平还是在2015年。

今年4月,斯洛伐克新登记了3,424辆乘用车,与去年同期8,894辆相比,下降了64.5%。2020年前4个月注册车辆的数量下降了10,000多辆,销售损失约2亿欧元。

本信息专报由中国—中东欧国家智库网络团队提供

课题组负责人:刘作奎

课题组团队:鞠维伟、贾瑞霞、马骏驰、韩萌、陈思杨、顾虹飞、管世琳、边敏嘉、吴佳岳

审核:刘作奎、管世琳

上一条:《上外欧洲研究》2020年5月第2期 下一条:中东欧17国疫情报告与评估Report and Assessment of COVID-19 Outbreaks in 17 CEECs

关闭

重庆交通大学 | 西部交通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 国际学院 | 马蒂亚斯国际设计学院
Copyright © 2016 by nsrijrc.cqjt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
地址:重庆交通大学-新丝绸之路国际联合研究中心 Email: silkroad@cqjtu.edu.cn 电话:023-62789078